15組最奇怪的生物照片,掉漆的魚,渾身漆黑的斑足蟾

鹿豚的獠牙向上卷曲生長,主要的功能是防御。但是因為生長不受限制,又很難通過磨牙等方式控制長度,經常有鹿豚被自己的獠牙刺穿額頭或者眼睛。

來看一下以色列國鳥——戴勝是怎樣哺育幼鳥的:

奇特的斑足蟾,渾身漆黑,如同被墨水染過了一樣。

一大群藍大翅鴝聚集在一個樹上,就像樹枝上燃起了鮮艷的藍色的火焰,太漂亮了!

綠鸚鯛的樣子,很多人都見過。但是它小時候的樣子你見過嗎?它幼年期的模樣與長大后大相徑庭,渾身披著「馬賽克」,令人驚奇。

這一張圖在網絡上人氣很高——瞪著爆眼珠子的小鳥:

這是波蘭鴿子的幼鳥。那麼長大以后,這種奇怪的鴿子會是什麼樣子呢?答案:爆眼珠子依舊突出在外面,一副憨憨的樣子,很是滑稽。

傳說,在肯尼亞的馬賽馬拉國家公園,有一只粉紅色的河馬……瞧,這就是它的真身:

來看一組驚心動魄的鏡頭:南非的克魯格國家公園內,一條狡猾的鱷魚正埋伏在水坑內,等待小羚羊落入陷阱。小羚羊剛剛走近,鱷魚立即一躍而起,發動了殘酷的進攻。

面包蟲可能是世界上最可憐的生物——很多寵物飼養者都會買活體面包蟲作為飼料。面包蟲似乎永遠都是以長條狀的幼蟲形態出現在我們面前的。有多少面包蟲能活到成蟲階段?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,面包蟲的成蟲不是胡蝶或者飛蛾,而是甲蟲。

奇怪的螞蟻,它的腦袋就是一扇門——鉆進洞中,用腦袋抵住洞口,就算是安全了。

有些種類的螃蟹喜歡在背上背一個海葵,利用海葵的毒素來保護自己。但是這只螃蟹似乎搞錯了,它背的不是一只海葵,而是一只水母。

一只搞破壞的烏龜,剛鋪好的水泥地被弄得亂七八糟,建筑工人一定會氣到破口大罵!

軍人的姿勢,瘦削的軀干,緊身羽毛就像靈活的輕便盔甲——這便是雞中的斗士,英國侏儒斗雞。很久以前,它們主要被貴族飼養用于斗雞比賽。它們的主要武器是 強大的雞爪

阿根廷的巴格塔尼亞,攝影師捕捉到了驚人的一幕:殺人鯨為了抓捕海豹,居然冒著擱淺的危險,沖上了沙灘,場面驚心動魄。

罕見的一幕:一條座頭鯨游到了舊金山的金門大橋下捕食,正好被劃艇愛好者拍攝下來。


用戶評論